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经济学是一门科学

时间:2016-11-08 15:0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经济学是科学吗?它是否像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认可的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那样会对社会做出科学贡献?其他诺贝尔科学致力于揭开隐藏在物质、能量、人体中的本质。无人怀疑这种本质或多或少独立于时间与空间而存在着,并通过某种方式被发现。最终,随着科学方法不断被应用,这些谜团逐渐被揭开,直到基本原理显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理论被反复地证实或证伪,为新假设的出现创造条件。
 
  那么,经济学如何与其他科学较量?经济学家能够简单遵循科学方法,创建一门科学吗?经济学是关于人们怎样通过制度和规则来组织自己,以满足自身各种需求的一个领域。人们通过在商业、市场和政府中组织自己,提供商品和服务,从而进行分配。如果像在科学领域一样,经济学拥有基本法则的话,那么这些法则必定来源于人类行为,因为人类行为是一切商业、市场和政府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人类行为反复无常,很难用一些基本公式进行总结。这是经济学面临的最困难的挑战之一,也将其从科学中区分出来。
 
  瑞典银行和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对其中的差异并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相似点。为此,他们确保了该奖项被授予的是“经济科学”而不仅仅是“经济学”。他们还希望获奖者“显得”像科学家一样,这意味着他们对学术有一个直接偏好——强调研究成果中的数学和统计学。他们希望经济学能加入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的行列,即使它在某种程度上受人类反复无常行为的影响。
 
  数学
 
  几乎所有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都有很强的数学背景,而且他们的大部分理论最初提出时都是公式,这效仿了物理学和其他学科的做法。如你看到的,一大批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最初接受的专业训练是物理学、工程学、数学等相关学科。经济学朝着更具有数学严谨性的方向发展,诺贝尔奖无疑强化了这一趋势。事实上,一些获奖者,比如电影《美丽心灵》的原型约翰·F. 纳什,以及罗伯特·J. 奥曼都是数学博士,几乎没有受过正规的经济学教育。
 
  本书用语言文字而非公式描述经济学思想。比起诺贝尔奖获得者简单地把一个想法用数学公式表达出来,用语言文字解释原始概念显得相对容易一些。将想法用数学公式表达出来,可以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奖,这可能看上去很奇怪,但从某种意义上讲,现代经济学理论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如此。经济学家们发现,如果人们用数学验证熟悉的观点,会带来高度的满足感,如果能用数学去验证其他人眼中的常识,成就感更强。
 
  起源
 
  可以说,数量惊人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都追随了这个行业两大巨头中的一个,亚当·斯密和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当然,亚当·斯密在出版于1776年的经典著作《国富论》中,提出了一个非常引入注目的理论--自由市场理论。通过简化假设,他将自由市场的运作描述为受供给和需求力量驱动的典型市场。在这一18世纪的伟大经济模型中,他提出了价格将起到核心作用,因为价格表示了稀缺或盈余,并将达成理想的市场状态。亚当·斯密的主要观点是,自由市场可以有效调节生产、分配,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亚当·斯密的描述中,政府通常如同恶魔,干扰价格信号,扰乱自由市场的均衡机制。
 
  许多诺贝尔经济学家都从亚当·斯密那里得到了支持,因为他们相信自由市场具有优越性。本书第二章会描述一些“自由市场经济学家”进行的一场备受瞩目的反对政府、捍卫私人市场的战斗,其中就包括米尔顿·弗里德曼,他是芝加哥经济学派的领袖,提出了完全自由竞争的抽象模型来捍卫自由市场经济理论。
 
  亚当·斯密在新古典经济学的发展中做出的贡献使得他的影响更广。亚当·斯密关于市场经济的描述启发了19世纪晚期更多地用数学方法来表现市场。新古典经济学家简单地认为:人的理性行为是一致的、可预测的、可靠的,并且深深植根于人的自身利益。同时他们还认为,人的理性行为假设在经济模式中很普遍,它可以用术语“经济人”来代表,即结合所有这些特性的一种神秘动物。
 
  这些想法后来在英国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那里得到追随和进化,他融合了19世纪经济学家的理论,这些理论最终被称为“微观经济学”。他提出与供求有关的新观点,并展示了它们如何应用到税收、贸易和其他经济政策上。为了继承这一传统,很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微观经济学家发展了这一理论的新概念,或者仅仅将这些概念应用于全新的领域。第三章描述了芝加哥经济学派将微观经济学广泛应用于包括家庭、犯罪、教育、污染和公共广播这些主题中。在第四章,则描述了其他专门关注将微观经济学应用到金融市场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们的工作,曾经在扩大股票市场、共同基金和衍生品市场上获得称赞,但最近受到质疑,因为这一市场不稳定。其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微观经济学家,将在第五章中讲到,他们将继续完善微观经济学公式,或将该理论应用于确定最优税收和理解拍卖上。
 
  数学的优势在于,它需要精确定义,而且为多样化和跨专业领域提供了共同语言。毫无疑问,数学表达式显得更为科学,也受到瑞典诺贝尔委员会的青睐,但它也有局限性。例如,公式与其基本假设,往往夸大了可以从经济理论预测出来的精密度。而且,高等数学,比如说拓扑学的引入已经彻底改变了一些经济学的研究领域。完全可以这样说,这种进展将对许多理论的完整理解置于大量经济学家的掌控之外。
 
  作为这些进展的一个结果,比起任何实际的经济而言,许多经济理论,更多关乎一个完全虚构的世界。危机就在于此,经济模型可能除了成为空中楼阁之外,一无是处,它结构精巧,但在现实应用中相当有限。所以,这本书阐述经济概念,而不是数学,并将这些理论和见解用文字语言来描述。
 
  经济学的数学方法的另一个危机是,它可能会创建一个相对于客观和真实的虚假印象。当一个经济理论被表达为一个数学公式,就事先假设了它是公正的。然而,事实并不一定如此。一方面,支持自由市场理论的经济学家更有可能做出假设说目前市场是最好的。例如,他们更有可能认为人是完全理性的,而且他们的行为是在掌握了完全的信息和客观性的前提下做出的,因此市场有效运行,并在完美的条件下,更可能产生完美的结果。另一方面,自由市场理论的怀疑者更有可能认为,行为和条件不够完美,因此自由市场理论也不太可能完美。
 
  这两种经济学家在过去的40年里都被授予了诺贝尔奖,然而两种经济学家都从类似的方程开始研究,在不同的方向修正及引导他们的经济模型。出于这个原因,两种经济学家都有可能在数学上达成正确的结论,而得出完全矛盾的经济学理论。你很少会在诺贝尔科学奖项中看到相互矛盾的理论,但这样的情况在经济学奖项中非常常见。最引人注目的,是1974年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两个获得者:一个直言不讳的反社会主义者——弗里德里希·A. 冯·哈耶克,和一个社会主义者——K. 纲纳·缪达尔。
 
  并不是所有的经济学家都相信,理性是人类行为最好的模型。几位被称为行为经济学派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挑战了一些微观经济学理论,这将在第六章加以阐述,他们将效力于探讨当人们的行为不完美,而且有时缺乏完全信息和深谋远虑的时候,市场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
 
  显然,并不是所有的经济理论都可以追溯到亚当·斯密。剑桥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学生——开创了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经济学理论。凯恩斯的研究起点不是完美市场运作的假设,而是基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这一现实,他的理论不受限于“经济人”或者其他新古典经济学假设。
 
  凯恩斯的经济理论吸引了新一代的学者,他的经济思想从剑桥蔓延到全美经济部门。在一个熟悉的模式中,新凯恩斯主义者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把该理论转化成数学公式和几何数据,这就要求对定义更加精确和进一步细化,并给其他一些经济学家创造了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进而支持和扩展了凯恩斯经济学,该内容将在第七章进行阐述。就像许多革新的观念一样,凯恩斯经济理论激发了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们的强烈反应,他们反对整个理论以及政策含义,并试图恢复20世纪70年代的古典经济学思想,正如第八章所述。
 
  尽管受到亚当·斯密、凯恩斯和其他经济学家的影响,一群特别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凭借自己对实体经济的详细观察,产生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发明了适于分析经济问题的工具。在第九章将会讲到,这些经济学家创造了国民收入账户,此后投入—产出分析和线性规划工具被许多经济学家用来调查当代经济问题。
 
  博弈论——经济学的一个特定领域——本质上是简单游戏的数学描述,它由根本不是经济学家的约翰·冯·诺依曼开创。他是普林斯顿大学一位才华横溢的数学家,如果不是在1957年去世,他将是诺贝尔奖的一个争夺者,可惜诺贝尔奖在他逝世11年之后才创建。第十章描述了追随约翰·冯·诺依曼伟大足迹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贡献。
 
  与从亚当·斯密到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路径不同,法国经济学家里昂·瓦尔拉斯在1874年成功把亚当·斯密关于市场行为的描绘转化成数学公式。如果说亚当·斯密的著作是一个伟大的、漫谈式的文本,描述了各种各样的人类行为和动机,瓦尔拉斯的著作则是一个关于数学公式和证明的干巴巴的纲要。瓦尔拉斯以足够多的供给和需求方程来代表经济,并提出了“一般均衡”的概念。瓦尔拉斯抓住了将亚当·斯密的市场理论模型转化为数学方程的契机,而后世的数学家们则将瓦尔拉斯的方程转化为更高等的数学方法。结果,就是数学抽象水平的不断升级和一大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诞生,如第十一章所述。
 
  本来大多数经济理论有望应用于任何市场经济,但国际贸易及其发展却带来了一系列独特的问题。亚当·斯密以及本书第十二章描述的许多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一直对这些问题感兴趣。同样,经济学家依靠统计分析及经济学理论来洞察现实世界的活动,第十三章中记录的一些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统计技术上有公认的创新之处。经济学:一门科学?